年终荐文:一年过去,我读过的十佳好文

朝花夕拾,美丽不褪。

本来每年都会推荐十本好书,但是今年过于忙碌,用来读书的时间尤为紧缺,翻了一会儿书柜,发现很难凑足十部新著,所以改为推荐文章。

保持阅读习惯仍然重要,悲观来说,互联网吸引大量注意力的确对专注阅读行为造成了冲击和替代,但是乐观的看,互联网拓宽了阅读的通道,让媒介更为广泛的连接到了人与信息,这亦值得庆幸。

因此,我倒是可以从Evernote里毫不费力的找出十篇文章,它们让我在今年印象深刻,以致于我非常想与你分享。

朝花夕拾,美丽不褪。

本来每年都会推荐十本好书,但是今年过于忙碌,用来读书的时间尤为紧缺,翻了一会儿书柜,发现很难凑足十部新著,所以改为推荐文章。

保持阅读习惯仍然重要,悲观来说,互联网吸引大量注意力的确对专注阅读行为造成了冲击和替代,但是乐观的看,互联网拓宽了阅读的通道,让媒介更为广泛的连接到了人与信息,这亦值得庆幸。

因此,我倒是可以从Evernote里毫不费力的找出十篇文章,它们让我在今年印象深刻,以致于我非常想与你分享。

希望我们一道以阅读为荣。

《邹市明,一个拳击英雄的隐秘命运》

很难想象,这是一篇出自“腾讯娱乐”的特稿,这些年来,腾讯是巨头里对媒体投入巨大的一个,与阿里的资本手腕不同,腾讯主要是对传统媒体人才的网罗。这篇文章强于生动的故事和深入的书写,前者记录了英雄,后者道出了悲剧,而当英雄和悲剧融为一体,我们就容易看清命运的挣扎。

《北京风起时》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前《人物》杂志记者鲸书,庞麦郎的惊惶就出自她的笔下。鲸书的写作风格特色鲜明:置身事外的平静,居高临下的视角,不带感情的叙述……这些也让她获得了与赞美等高的批评。这篇文章是鲸书入职真格基金之后的一篇PR稿件,有人称之为“投名状”,不过,与内容的品质相比,揣摩创作性质其实非常无趣。

《你还以为上个床能咋的,拉倒吧你》

碎片化的移动阅读重新鼓励了善于抓眼球的“标题党”的兴盛,这点还是需要批评。在恶俗的标题底下,其实是一则趣味横生的映射时代特征的短篇小说,主角蒋橙是很多大龄姑娘的投影,她们踩着高跟鞋穿梭在CBD的高楼广厦之间,却又必须在年关到来时面对自己位于小镇上的灵魂原型。

《Telegram传奇:俄罗斯富豪、黑客高手、极权和阴谋……》

前段时间才见过本文的作者霍炬,我和他的关系是典型的网友,就像十年前在BBS上拍砖发现与另一个ID特别意气相投,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小心翼翼的尝试线下约饭。霍炬现居墙外,知识储备、写作功底和价值观都令我非常敬佩,这篇文章所谈的,是一个脱胎于管制型国家的天才黑客是如何创造一桩互联网奇迹的——这里的难度设定,与阳光明媚的加州可是截然不同的。

《许知远,及三个匿名人士》

这篇文章很难让人相信出自36氪,这个以资讯速读著称的科技媒体偶尔也会允许记者写出一些并不符合其目标受众预期的采写报道,对外界来讲反而是种惊喜。此文可读性很高,细节丰富,虽然在结论上的推断有些盲目,但仍不失优异,必须点赞。

《罗永浩:死去活来》

这篇文章,我把它分享到朋友圈里的理由是:“优美,克制,柔软,理智。写作就当这样。”当然,在微博上,罗永浩对作者小晚(宋玮)的评价也非常高。总之,创业维艰,这种直面鲜血的文字,远胜那些看似鼓舞人心的鸡汤。

《让人们脊梁弯曲的一万种方法》

为什么需要时刻警惕极权主义?因为它的燃烧速度太快,从一丝火苗到燃尽森林所需要花费的时间,远比人们预估的要低。戈培尔在德国做的,几乎奠定了极权主义宣传系统的基石,而这篇文章的举例,以及推荐的著作,都值一读。

《两种生机勃勃》

作者格物吱吱今年离开传统媒体加入虎嗅,这则写于年初的随笔出其不意却又以小见大,而他最终用实际行动在两种媒体生态之中投出了选票。我见过很多焦虑的媒体人,而他们越来越焦虑的是,自己无论如何焦虑,都无法回到那个他们心目中的媒体的黄金年代了。一些草木枯萎,一些花朵绽放,世界就是这样。

《总有贱婢想要害朕》

在欠缺安全感的社会,河豚式的人格一定会成为人皆向往的主流形态:稍有刺激,便吹胀身体显得不太好惹,恨不得将贲张的肌肉堆砌到表情上,提前做出以暴易暴的姿势。然而事实上,无论词句多么恶毒、语气多么凶狠、观点多么精辟,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咒骂而真的炸掉。和菜头的解毒汤,该喝一喝。该喝一喝。

《为什么中国离不开转基因》

“当你拒绝转基因的时候,并不能保持现状不变,而是等于选择了另一个解决方案。”当然,对于很多立场决定脑袋的人,这篇一万余字的文章也不过是对牛弹琴罢了。

文/阑夕

1 Likes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